天价艺考培训费错在权力寻租

来源:[db:来源] 发布时间:2019-12-27 14:21 744浏览

本报评论员 宋鹏伟

近日,山东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工作顾问吴沁呼吁:应整治一下天价艺考培训费现象。吴沁是美籍华人女高音歌唱家、济南大学音乐学院聘任教授。她现场发言中表示,目前艺考培训中的一些收费高得离谱。“我所知道的,有一节课收费5000多元,有的3000多元,这标准就够高了。”有知名高校的老师开出8000元一堂课的价格,“对条件好一点的学生给讲45分钟,差一点的让回去练练下堂课再讲。”(《济南时报》2月17日)

数千元一节课的培训费虽不多见,艺考培训负担过重的现象也确是现实。然而,贵未必就不合理,还要分析这些费用的构成,譬如这些钱最终流向何处,为何考生们依然趋之若鹜。

艺考热的兴起已有些年头,有其存在的现实基础。譬如,随着大量资本涌入娱乐产业,怀揣明星梦的孩子越来越多;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,想让孩子从小拥有一技之长的家长越来越多,走不走专业道路倒在其次,起码能陶冶情操、提高审美;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原因,即艺考的文化课分数要求低得多,这也让艺考成为很多“差生”的救命稻草……凡此种种,皆无可厚非,需求的迅速扩大也带动了招生、校外培训等行业的迅速发展。

艺考的投资大,其实有合理之处。譬如有的要投资价格不菲的乐器,严重依赖校外培训等,当然,有些钱则属于灰色投资——不以提高考生水平为主要目的,而是直接作用于升学。新闻中这位歌唱家所说的天价培训,恐怕就属于这种。老师水平再高,艺术也不可能速成,如果一节课就要8000元,那恐怕没几个人能坚持学一学期的。而通过媒体的很多报道可以看出,这些天价培训班往往附带有其他福利,有的是承诺有实力“包过”,有的则干脆就是高校老师自己办班。也就是说,能学到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将利益输送到心仪学校的招生老师手里,以换取更高几率的录取机会。

这个价值,已经很难用价格来衡量了,不差钱的考生甚至觉得很值,毕竟艺术很难有统一的标准,高校老师的操作空间大,话语权也大。这显然有违教育公平,本质上也与受贿无异,若放任这种潜规则横行,寒门学子的艺考路必将更加艰难。因此,必须在招考环节堵住这一漏洞,以更加公开透明的方式接受社会监督,从根本上避免小团体和一言堂的出现,如此才能扭转这一乱象。

责编:俞涛

图片聚焦

相关新闻

视频|日本诺奖得主称新冠病毒系“人造”?本人辟谣!       2020-04-29 21:02

儿时的味道是一生的导航       2018-05-24 23:39

9度财经股票2月28日行情回顾       2018-02-28 14:20

视频|特朗普威胁"断供退群" 精明政客的自私赌局       2020-05-20 09:01

又一家!字节跳动超十亿收购游戏公司,腾讯、红杉曾投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      2020-04-22 12:15

视频|王树国:敢于创新担当是西迁精神现实意义       2020-05-25 18:10